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ag真人注册 >

疫情下的越南华人企业:生产与销售的双重困难

2020-05-21 18:33ag真人注册 人已围观

简介3月以来,随着疫情在全球持续扩散,东南亚确诊病例大幅上升,越南、泰国、马来西亚等国迅速采取应对措施。在疫情基本得到控制之后,越南积极着手疫情后的经济复苏工作。5月1...

  3月以来,随着疫情在全球持续扩散,东南亚确诊病例大幅上升,越南、泰国、马来西亚等国迅速采取应对措施。在疫情基本得到控制之后,越南积极着手疫情后的经济复苏工作。5月13日上午,越南传媒发展与政策研究院和越南工商会同美国国际开发署在河内联合举行“《公私合作法》草案对外国投资商是否具有足够吸引力”视频研讨会,越南工商会主席武进禄在会上表示,《公私合作法》草案起草工作较难,但这部法律将会为推动越南经济在新冠肺炎疫情结束后早日复苏起到重要作用。

  在当代,随着中越关系逐渐稳定,以及中国“一带一路”政策的推进,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赴越南经商,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大量的企业将工厂迁往越南,给越南经济发展带来强大的推动力。当前,中国疫情得到控制,社会经济逐渐复苏,与中国相邻越南疫情引人关注,疫情期间,越南的华人生活受到怎样的影响?他们的产业发展面临什么困境?疫情过后经济复苏,他们又有什么担忧呢?本文通过在越华人的视角这一微观层面切入,了解疫情期下他们生活与企业发展状况,分析疫情对华人产业未来发展的影响。

  本文研究方法主要是通过对目前在越南的中国企业负责人进行网络访谈,以小见大,从华人视角了解疫情期间他们在越南的生活以及企业发展状况。其次是通过学术网站、官方新闻报道、自媒体公众号等多渠道收集相关的信息资料,了解中国产业向越南转移背景原因以及这次疫情对华人企业发展的影响。

  越南独特的地理位置和丰富的自然资源,吸引了很多外国人前来投资发展,特别是中国人。在越南的华人大多从商,资金雄厚,其企业规模都较大,覆盖范围广,对越南经济发展影响力巨大。[1]他们生活上通常保留着中国的传统,并且因为中国和越南文化相近,可以很快地融入当地的社会。然而疫情的突然出现,打破了他们生活的平静,给他们的生活、生产带来了困难。

  本文选取的第一个个案是中国新迁入越南的一家生产门垫的企业,工厂所在地是胡志明旁边的隆安省德和县某工业区。访谈对象是该企业的一位负责人X总,她在2月初准备返回越南开工,正逢越南拒绝中国航班入境的禁令,经过一番周转才进入越南。这次访谈她讲述了疫情期间在越南的经历以及对企业未来发展的担忧。随后,经她介绍又联系到另一位访谈对象,一家空调公司的负责人M总,他于2008年来到越南,在越南发展已经有12年。通过网络访谈,笔者了解到他疫情期间在越南所闻所见,以及对于疫情下中国企业在越南可能所面临困难的看法。

  1月23日,越南胡志明市确认两例新冠肺炎病例,这是越南最早发现的病例。此后到2月13日,越南总共确诊13例病例,2月25日越南副总理在越南预防疫情会议上表示,越南16个病例全部治愈,越南已经成功控制疫情。

  3月6日越南河内出现了第17例感染病例,随后越南进入疫情爆发高峰期。3月8日,越南防疫情指导会议上,越南官方表示越南进入防疫的第二阶段,暂停对欧盟国家免签政策,要求各单位紧急完成组织技术工具,从3月10日起让越南全体国民每天上报个人健康情况。3月14日,越南确诊新冠肺炎患者达48例,官方宣布暂停欧洲申根国家人员入境。3月21日,越南确诊病例94例,越南总理签发TB-VPCP第118号公告,从3月22日零时起,暂停所有外国籍人士进入越南,此外持有免签证的所有外国人及越南海外侨胞也暂时停止进入越南。

  3月27日,越南总理向越南全国发布15号指令,从3月28日至4月15日,不聚集人群,除了经营基本商品和防疫服务的企业外,所有企业停工。3月31日越南总理发布第16号指令,自2020年4月1日起,全社会进入为期十五天的社会隔离,要求人与人、社区与社区确保社会间隔,减少外出。4月15日,越南全社会隔离到期,越南根据疫情形势进行分区管理,继续进行社会隔离,一直到4月22日零时,越南基本结束隔离期,开始经济复苏的工作。

  中国驻越南大使馆经济商务公参胡锁锦认为越南的疫情演变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1月底到2月初,主要防来自中国的疫情输入;第二阶段是3月初,英国客运航班将输入型病例带入越南,由于没能及时调整预防方向,越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有所增长;第三阶段是3月30日以后,越南总理阮春福宣布下达16号指示开始实施全社会隔离,内防不散外防输入,总体可控,但因部分地区发生疫情的原因不明,也成为了越南政府比较焦虑的问题。”在疫情期间,越南所有的经营场所都被关闭,全社会进行隔离,全民配合抗疫,截止到5月7日,越南全国累计确诊病例288例,其中233例已经治愈,近二十天没有新的感染病例,疫情明显受控。

  因中国疫情的爆发,2020年2月1日越南航空公司表示:“考虑到病毒的传播范围以及政府的命令,从今天(2月1日)起,所有飞往中国的航班都将暂停。”并决定在5月1日前拒绝来自中国大陆的航班。这一禁令传来,导致当时正在桃园、高雄机场的很多台商滞留,之后经过协商才传出不拒绝台湾航班入境的消息,很多准备回河内、胡志明等地的台商得以赶回开工。[2]2月5日起,越南又暂停中国公民入境,随后对5000多名中国国籍劳工身体状况进行检测。大陆与越南之间的三个月停航禁令致使不少准备回越南开工的国人无法入境。

  越南2月1日颁布停飞往返疫区的航班禁令,X总一行人当天也正好出发去越南准备开工,当时订的南航下午一点半到三点半的飞机,但接到越南通知,得知航班被取消后,只能先返回。之后了解到有人从香港那边入境,并且也可以从泰国、柬埔寨等国办理落地签证,从陆路进入越南。于是他们在泰国隔离了16天,几经波折,最后在3月8号才进入越南。X总说,目前为止很多来自中国的工厂受疫情影响很大,大批的技术骨干和老板来不了,有些在泰国需要隔离14天才能入境。

  越南2月1 日发布禁航命令后,次日关闭了陆路通关,导致大批技术骨干无法返回,工厂也无法顺利开工。为了缓解疫情造成的影响, 3月9日,越南社会劳动部出台新的规定,将允许中国的劳工有序地进入越南工作,但在进入越南后,须根据相关规定集中隔离或者居家隔离。随着欧美国家的疫情失控,输入性病毒导致越南疫情二次爆发,越南政府决定3月20日起,各家航空公司暂停所有国际航线日。

  据了解,在胡志明一带,近年来有许多大陆投资以及因贸易摩擦分散风险而迁厂的工厂,在越南的大陆技术干部总数不下10万人。越南紧急封国的政策使得很多华人工厂面临管理生产干部无法到位的难题。[3]

  3月8日x总一行人到越南隆安省德和县后,在工厂居家隔离14天。14天内并没有和外面的人太多接触,日常生活用品有越南华人朋友定期送来,每天需要记录体温拍照给园区的工作人员确认,一直到14天后,园区派防疫工作人员专门来再次确认调查。那段时间,X总很担心越南爆发疫情,一旦爆发疫情,她要考虑怎么回国,并且担心医疗物资不够。另外,公司当时只派几个人过来,其他人都没来,工厂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运行。疫情控制后,她出来也比较多,为了放松身心,除了工作,她经常去周围逛。现在她已经学会了骑摩托车买菜买花,很快融入当地的生活。

  X总说,越南人与国人有不一样的生活方式,他们更加“精致穷”,也就是说,物质可以穷,但精神世界比国人丰富,生活节奏比较慢,日常躺吊床,喝咖啡,很会享受生活。在疫情期间,人们通过电视新闻、Facebook等渠道了解国内外疫情情况,虽然担心医疗条件欠缺,物质设备不够,但因政府采取行动及时有效,疫情得到控制,并不严重,没有引起很大的恐慌。因政府限制物价且明确表示会保障生活物质充足,满足大家日常需求,当地人信赖政府,很少担心物价上涨,也不去囤货,保持“佛系”的心态。但因疫情原因,一些人对华人华侨明显排斥。在中国爆发疫情时,X总的朋友吃饭时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在一家饭店,几个越南人上去殴打另一桌上的中国人,说他携带病毒。疫情期间她们一直不敢外出,怕遇到危险,等到疫情稳定了才出去。

  越南的经济发展水平并不高,基础医疗设备不多,政府严防死守的“封国”措施让他们及时控制住本国的疫情。M总说,越南人很聪明,中国刚发现新冠病毒时,政府就密切注意疫情情况,对中国采取严格的防疫措施,全球疫情爆发,就立刻封国。看到中国武汉封城,越南政府也学习封锁一些高风险的地方。但除了有病例的地方,其他省市并没有达到中国的严格程度。最开始越南病例比较少,大家防范意识薄弱,还是在外面又吃又喝,从4月份才开始暂停营业。等到后面疫情加重才有了防范意识,开始戴口罩,不出门,但即使在4月中全社会隔离期间,街上仍然有少数的人走动。当地也有一些企业继续接单,但是考虑到安全问题,不敢接触从中国来的客户。

  考虑到本国地域不大,人口较为集中,且防治能力有限,越南政府采取了一系列严苛的防疫措施,越南人虽然刚开始防疫意识相较淡薄,但随着本国疫情进入高发期,政府愈发重视,采取全社会隔离的措施,人民也受其影响积极配合,使疫情得到控制。但严格的隔离措施给越南带来巨大的经济代价。据越南统计局表示,由于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越南在2020年前两个月已有1.62万家企业暂停经济活动,许多工厂破产或者濒临破产。同时很多挣扎在温饱线上的人失去外出谋生的机会,生活受到严重影响。对此,越南政府推出一系列救助措施:4月8日,越南政府推出了250万亿越南盾救市计划以及减缓税收、延长纳税时限政策;4月10日,越南政府推出全社会救济计划,推出总价高达62万亿越南盾(将近200亿元人民币)的救民资金,向受疫情影响面临生活困难的人民发放补贴,这些措施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疫情带来的影响。

  随着疫情缓解,越南政府逐步放缓封锁政策,放宽防疫措施,希望能尽快恢复全国的经济活动,但是,因疫情的复杂性以及政府并未完全解除封锁,人们的社会生活不会很快恢复到疫情爆发前的状态。

  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劳动力与土地成本逐渐增高,并且近年来中国的生态环境治理力度加大,国内不少制造业面临着生存危机,原本在中国设厂的外资、台资、港资以及大陆本土的企业纷纷向东南亚国家转移,而越南是这些制造业的首选之地。越南有着近1亿人口,人口结构年轻,劳动力充沛,巨大的人口红利是经济迅速发展的重要基础。此外,在政治上与中国政治体制相近,政治稳定,这往往也是商家首要考虑的因素之一。正如M总所说:“大家选择比较喜欢越南,是因为越南也是,政治比较稳定一些,比如说东南亚国家,你看像泰国整天闹得很凶,柬埔寨也是,马来西亚政治也不稳定,只有越南政治是最稳定,一些做生意的老板肯定首选政治稳定的(国家),政治不稳定,他把钱投下去了,捞也捞不回来。”

  与M总访谈了解到,2015年之前中国产业向越南转移,商家更多是考虑开拓东南亚市场,随后这五年因国内环保标准越来越严格的关系,一些不符合国内环保标准的企业就要寻找新的出路,向越南迁移。近两三年来,中国企业向越南转移,是因中美贸易摩擦导致中国产品向美国出口的关税很高。“只要产地是中国,税率都是带百分之二十、三十、四十,有的甚至是百分之百,所以没办法只能转出来啊,这是逼着出来的。”

  自2018年来,中美两国的贸易摩擦升级,很多企业为了回避风险,将制造业从中国转走,越南成为炙手可热的制造业新贵。因充足廉价的劳动力、生产要素的优势,以及贸易关税的优势,撤离中国市场的家具、电子、家电、玩具等产业大量涌入越南,三星、富士康等企业也在越南持续加大投资,促进越南经济极大发展。

  X总所负责的是一家制造门垫企业,产品主要面向美国市场。工厂原材料是由回收废旧轮胎制成,一方面原企业所在地上海需要更高端的企业,所以他们不得不迁出去;另一方面因为中美贸易摩擦影响,产品出口美国关税太高,企业开始寻找新的生产基地。越南的关税低并且在环保方面比较宽松,所以他们决定在越南落脚。X总的公司也只是产业转移趋势中一个缩影。她表示,工厂所在的工业区有很多台湾的鞋类、家具工厂,产品主要面向欧美市场,不少企业是将原来在中国东莞的工厂转移到越南,并且许多大陆的技术人员也随之转移到越南,这些在越南的台湾企业与大陆互相扶持,联系紧密,大量中国的企业迁入使得当地地价持续上涨。

  中国有庞大的供应链网络,越南供应链上高度依赖中国。尽管近年来,大量中国企业迁往越南,但其重要产业链仍在中国。中国向越南转移的多是生产流程中对供应链需求低、人工成本占比高的环节,而其他环节仍然留在中国。生产流程某些环节向越南转移得越多,对中国供应链需求越大,故此,中国和越南之间存在一种深度嵌合的关系。[4]此前中国疫情爆发,中国企业停工停产,另外越南政府封锁与中国的边境口岸,取消中断大部分航班,致使很多华人企业缺乏中国原材料供应无法维持生产,面临“断料”危机;并且大量生产管理干部、技术工人等未到达岗位,华人企业迟迟未能开工,造成很大的亏损。

  越南经济体量小,国内市场需求不大,许多迁入越南的中国工厂过于依赖外贸进出口订单,尤其是家具、纺织、皮革服装、鞋类等产业,产品主要面向欧美国家。因新冠病毒在全世界蔓延肆虐,来自欧洲和美国的两个主要市场的订单被推迟和取消,新订单回升速度较慢,企业生产遭受严重影响。M总说,那些劳动密集型的企业,比如给欧洲代加工,都受到很大损失,人多但接不到订单,人工成本占整个企业成本的百分之七十、八十的企业肯定先垮掉。像鞋业、服装业,产品全部都是出口欧洲的,这次都亏得很严重。他们只能等欧美疫情好转,再开始复工。

  从目前情况来看,全球疫情还没有得到全面控制,越南政府也没有完全解除封锁。另外,因为疫情的影响,人们一时间较难恢复从前的生活习惯,而且越南国内没有完全摆脱疫情,所以即使疫情得到缓解,人们购买的也主要是生活必需品以及医疗物品,对像服装、鞋类、家具等非必需品的需求可能会减少,这些生产服装、鞋类、家具的华人工厂可能要面对市场需求下滑的形势。

  X总说,她们的工厂去年6月在越南隆安省德和县找到新的厂房,7月与房东签订合同后开始装修厂房,年初做前期准备,计划5月份出货,但因疫情原因,国内技术人员无法来越南计划不得不推迟。她最担忧的是美国经济形势不好,人们的对此的消费需求下降。现在他们装修工厂硬件设备,开始走订单,但订单很少,现阶段只能把产品品质提高,加大国内品牌建设,等待疫情结束。

  越南华人华侨多居住于越南的城市地区,保持一种集聚的居住环境,且大多从事商业,对越南经济发展有着强大持续的贡献。疫情期间,他们的产业发展受到很大的干扰,一些大厂基础较好,尚且能维持,但同产业的中型工厂就面临生存危机,不得不减薪、裁员,甚至停工休厂。这次疫情让我们看到,越南华人企业多为制造业,企业生产需要依托中国庞大的供应链网络,疫情下他们的企业生存更是与中国产业发展息息相关;此外,越南华人企业外贸进出口过于依赖欧美市场,一旦全球市场需求波动,产品出口面临极大的挑战,企业将陷于被动状态。

  (作者:安倩,中央财经大学中国海外发展研究中心硕士研究生。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立场无关,文责自负。引用、转载请标明作者信息及文章出处。)

  [2]读懂东南亚(转载《鞋天地》).“疫情蔓延,10万高管无法入境,越南鞋业受到冲击”

  [3]读懂东南亚(转载《鞋天地》).“疫情蔓延,10万高管无法入境,越南鞋业受到冲击”

  [5]读懂东南亚(转载《鞋天地》).“疫情蔓延,10万高管无法入境,越南鞋业受到冲击”

  [9]联合早报.“抗疫有成,越南逐渐解封重启经济”、“供应链受中国疫情影响,越南预估经济受创最严重”

  [11]越通社-VNA.“新冠肺炎疫情:欧盟和美国未对越南纺织品服装采取限制性措施”

  [14]施展.从贸易摩擦到商人秩序——从中越制造业关系看“复合双循环”结构[J].探索与争鸣,2020(01):47-59+157-158.

Tags: 华人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47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